新闻|社区|资讯|敢当时评|独立调查|特色套餐|众众微博|数字报系|手机报|分站
网上爆料|网上投稿|网上订报|齐鲁民声

老家日照·海边旧事(六)——老牙婆

  文/田文阁

  “老牙婆,真能磨,骚的满嘴冒白沫;老牙婆,蛤蟆嘴,咕嘟咕嘟吐毒水;老牙婆,奶子长,东梁搭在西梁上;老牙婆,不洗脸,光着瘦腚当菜板……”小时候,每当老牙婆在别人家门前撒泼,主家躲在屋里时,半大小子的欢事就来了,那热闹,就像村里大半年才轮一场的电影。

  孩子们的这段唱,很长,每段字数一样多,还挺押韵,好记。多年后也没弄明白,这是哪位才人编的?不过,倒和当时公社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快板差不多。

  老牙婆的厉害,孩子们也知道,看热闹就隔得老远,只听一声“依嗷”,接着喊了起来。那齐刷,就像民兵背着三八大盖时高呼的:“提高警惕,保卫祖国。”

  邻居都习惯了,懒得过来劝和。主家被堵在屋里,大气不敢出。大队干部也知道结果:少则大半天,多的两三晌,老牙婆气出了,就家去了。

  老牙婆骂街,可能是到东家鸡窝捡蛋,那家的狗朝她的腚汪汪了几声;可能是到西家菜园摘黄瓜,地里刚浇了水,她滑倒了,摔了一跌;也可能是一下子想起来上次骂街时,谁家的孩子领着喊的“依嗷”……反正,她很有理,气特壮。

 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“吃饭是一大事――须知我国是一个有六亿五千万人口的大国。节约粮食问题。要十分抓紧,按人定量。忙时多吃,闲时少吃,闲时半干半稀,杂以蕃薯、青菜、瓜豆、芋头之类。此事一定要十分抓紧”。这是“最高指示”那时,家家吃上顿时算计着下顿,夏天下来方瓜熬方瓜,秋天下来地瓜煮地瓜,锅里长年见不着个油花,抓把盐改改口味――涛雒靠海,不缺盐。

  老牙婆的日子还算滋润――全村菜园都是她家里的:谁家的韮菜拃高了,她割头一刀;谁家的月梅豆(芸豆)爬架了,她尝头一口;谁家方瓜坐到碗大时,她摘回家一炒,真嫩……这不偷、不抢,你在地里浇着水,她挎着架筐,过来就摘,没多会,头茬、带着顶花的黄瓜就一个不剩了,比在自家的菜园里还实在。

  刚过门的新媳妇上园,遇上了,“洗脸盆子扎猛――摸不着深浅”,问了几句,那就惹上了,老牙婆提拎着板凳,来到这家门口,不慌不忙地坐下,开骂(jué)――从新媳妇在娘家就偷人养汉,到养个孩子不长腚眼门子……新媳妇在屋里被咒的直哭,婆婆小声劝:“孩子,咱好鞋不踏(zhā)臭狗屎。”

  见媳妇刚进门就受了这么一顿窝囊,丈夫实在忍不住,刚出屋门,还没开口,老牙婆先大叫起来:“耍流氓了!耍流氓了!”要是七八月,天热,就脱个溜光:“强奸了!强奸了!”

  这当口,上了年纪的邻居赶紧过来,把那青年拉走了:“你家里也是的,惹乎她咋?她吃几口,你就穷了?这是咱村的老祖,庄再小,怎么还养不活这么个人……要是实在咽不下这口气,也有法子,比她更无赖。”可转过身,老人叹了口气:“唉,赶过去,早送祠堂了。”

  多年后想起来,村里的孩子打小就不知道老牙婆叫什么,老少背后都喊她“顺手捎”。

  后来才明白,这老牙婆,哪个村都有,还都有诨名。老家虎山(镇)的一同学说,他村也有一个,也是吃全村,也吃得挺实在,那诨名干脆就叫“老牙婆”。